棉花糖

【忘羡】【生子】共携手4

    有剧情了写起来真是难过,不停卡文,哇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啊,自己想的剧情自己也觉得特别扯,呜,急需小天使来给意见!!!!(๑òᆺó๑)
字数统计:1905

蓝曦臣眉头猛然一皱,“忘机,你,你方才说,无羨他怀孕了?”
     蓝忘机颔首道,“是。”
“这,”蓝曦臣少见的失了平时的稳重,忍不住瞥向叔父,但那面的情况也不妙,阴沉的气息霎时溢满厅堂。
     蓝忘机觉察是出来什么事儿了,望向兄长,蓝曦臣也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目光竟微微有些颤抖。
    “兄长?”
    蓝曦臣稳了稳神,终于开口道,“前番你和无羨离开远游匿了音迹,自是不知这事。大哥和金宗主被你们压制在观音庙棺内后便一直由仙门各家轮流看守。现轮到我姑苏蓝氏,近日发现石棺竟有异动之象,我和叔父急忙去查看,石庙阴气重重,棺淳边已有细微裂缝,叔父用灵力压制暂且减灭了些许阴气,但不出几日便又恢复,且力量似有增强,后来几番镇压都收效甚微。想是因为不是我们压他入棺的,无法彻底抑制住他。本不想惊动各世家,所以才以家宴之名召你和无羨早日回来,但不知为何此事被传出去,两日后各仙门都会派人来‘陪护’封棺。我对这件事都没有把握,如今无羨又有了身孕,不知能否成功封棺。”
蓝忘机攥紧拳头,掌心的肉绞在了一起,“可魏婴他近日才强行化出金丹...”
蓝曦臣看出弟弟眸中担忧之情,“忘机,待会儿我便和你去查看下无羨的身体情况。”一旁的蓝启仁一直阴着脸未曾说一句话。
蓝忘机顾不得和叔父再说些什么,匆匆行了礼便往静室赶。
在静室内没发现人影儿,找了一番发现那人正和小辈们在草坪逗兔子。
    说是逗兔子,其实魏无羡躺在草坪上眯着眼睡觉,周围的兔子在他耳边趴着悄咪咪啃着草。蓝思追蓝景仪和其他小辈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等着魏无羡给他们讲游山玩水的有趣故事,不料那人却理都不理他们躺下便酣畅地张着嘴打着小呼噜直接睡着了。
    蓝景仪他们只好在一边小声抱怨几日不见魏前辈都给含光君养成猪了,居然一躺就着。
但其实魏无羡躺下后也没睡着,只是觉得好不容易这回到这熟悉的地方,沐浴着大好阳光,四仰八叉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等着他家蓝二哥哥回来实在是人间一大快事。于是便眯着眼听等着他讲故事的小辈们闷声抱怨,心中快活地要开出一朵小花来。
就这么悠然自得的任神思四处飘荡着,绕过静室前静声开放的玉兰,蹿入散发泠泠寒意的冷泉,肆意奔跑在曾经妄图抓野鸡烤来吃的后山上。倏忽间似是听不见耳边小辈的牢骚声了,唇角微微一扬,以为他们终于死心,但下一秒便听见他们恭恭敬敬的声音,“泽芜君,含光君。”魏无羡心中一惊,没想到蓝湛这么快就和他哥谈完了,还一起过来看自己?
    于是终于乖乖睁开眼睛,准备起身,蓝忘机在他一旁轻轻将他扶起,仔细拍干净他身上草屑。
    蓝曦臣微笑着跟小辈们点头示意他们先行离开。蓝景仪他们只好不情愿地带着满脸怨念瞅了一眼魏无羡便快步走了,跟他白耗了那么久一个故事也没听着,还得回去温习功课,心中都没什么好心情。
    蓝曦臣微笑地看着魏无羡,“无羨,忘机已经将你身孕的事跟我和叔父说了。”
魏无羡听到叔父也知道了,不知为何竟有些羞了,下意识地攥紧了蓝忘机衣角,蓝忘机握住他的手,蓝曦臣也安慰道,“叔父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来看看你的身体状况。不过,你可知是怎样怀上孩子的么?”
魏无羡有些别扭,“说实话我也不大清楚,虽说很早就一直想着要一个孩子的,但没想到突然就真的有了。”
蓝忘机也没说什么先默默把人带回了静室。蓝曦臣给魏无羡把了脉,确是有怀孕的脉象,但却和女子受孕脉象不同,生命体似乎并不是孕育在子宫里,,而是,一个更为隐秘脆弱的地方。但总体来说感觉脉象还算稳定也就放了心。
蓝曦臣抽回了手笑道,“无甚不妥。”魏无羡一听也笑了,我身体当然没什么事啦,被蓝湛养的可好了,就是近日容易犯困,大哥不用担心!”蓝忘机却没他那么心大,但自家兄长的医术还是信的过的。蓝曦臣叮嘱了一句让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静室。
蓝忘机默默不语把人抱上床。魏无羡这时候有蓝忘机陪着瞬间精神百倍哪里肯睡,搂着他脖子贴在他胸口不愿躺下,“困了便好好睡。”魏无羡摇了摇头,细软的头发隔着几层衣衫摩擦还是让人感到有些心痒,“二哥哥,你跟羡羡说说你与你大哥和叔父都说了什么嘛~叔父没有骂我们?”
蓝忘机揉揉他脑袋,轻柔的眼神霎时洗净先前的担忧,“没有。”魏无羡拽过他的头,直直的盯住蓝忘机的双眼,“真的没有? 我还以为他会大为发火赶着要来罚我呢。”
蓝忘机一个瞬间垂了下眼眉,随即便又对上去,俩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好一会儿,魏无羡终于放弃,抱着蓝忘机的头躺下了,“那好吧,我们一起睡会儿,要变猪也要一起变猪。”说着还用手顶在自己鼻头做了个猪的表情。
蓝忘机终于轻笑一声,把他的手拿下,攥在掌心,“你不是猪。”
魏无羡本想都他的却被他这一句话给逗笑了,“啊是么,那二哥哥你说我是什么呀~”蓝忘机轻轻咬住他柔软的脸颊,没敢用牙齿来噙住,只是用嘴唇把那团软肉裹住,含混不清的说道:
“兔子。”
“我最喜爱的那种。”

评论(12)

热度(159)

  1. 芳菲阑珊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