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

【忘羡】【生子】共携手8

      字数统计:3927
   严重脱离原著请注意!!不仅脱原著,和自己写的前面的文感觉也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我已经为了不弃文把剧情续下去什么都干的出来了!逻辑什么的都边儿去吧!因为我只想快点收拾了这个本来只是小甜饼却中途因为想干剧情然后被我强行把小甜饼煮成百年好合羹的烂摊子。所以抱歉各位小天使,你们吃的辛苦了。
   另外要向吃曦瑶或者聂瑶的小天使们致歉,,因为我是只吃忘羡所以有些剧情可能很不符合他们的形象性格,如果觉得写的很不好的话我真的深表歉意,希望海涵。 
  这次更新离上次有好久时间了,为了对得起良心我就多更了一点,,四千字爆肝了五小时,这大概已经是我能力的极限了吧,希望大家看的开心【肾虚的微笑】
但不管怎样算是把这破烂剧情给干完了,接下来就是过幸福美满的小日子啦,离生孩子又进了一步!!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曙光耶!
  最后要不要声明一些以前的小甜饼都改名叫这个了呢【反正我改名改那么频繁你们也应该习惯了bushi】不过不得不说起名字真的好难唔!
 

金光瑶缓步走近。头上乌纱帽似乎在棺椁里受尽了委屈,像破损的蝉翼般覆在如瀑的青丝上,发间隐约能看见一个阴沉的面容。
  说他阴沉是是因为那张脸上根本看不出血色。
  不对,连血肉都没有了谈何血色!
  那张脸上分明只剩下森森白骨和几丝附着在白骨上的残肉。没有了血肉,眼皮和鼻梁自然都是没有了,唯有一双眼珠还完好无损的留在眼眶里,没有眼皮的遮蔽显得愈发吓人。像是死时不甘心闭眼,直到肉身腐烂,眼皮都消失糜烂了却还凝着那双浸满怨念的眼珠瞪着谁似的。
  紧跟在金光瑶身后的,是早已化成凶尸的聂明玦。他似乎比以往更强大了,赤裸着的上半身块块肌肉紧绷像硬实的鹅卵石,阴深的黑青色里蓄满了力量。
  天上的雷暴似乎因为他们的出现受到了鼓舞,顿时山河震荡,万鬼出没,以金光瑶为中心出现了一群又一群受他力量召唤来的凶尸。不一会儿便将仙家众人围的死死的没有一丝漏口,等着金光瑶发下进行厮杀的命令。
  金光瑶不急不缓地绕着众人转了几步,欣赏着众人脸上无法掩盖下来的恐惧神情。然后又玩味的走到了法阵前,距离蓝曦臣只有两步远的地方。
  被困在阵内的蓝曦臣猛的站了起来,隔着囚笼般的法阵怔怔地注视着阵外的两人,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眼瞳间却悲伤的失去了焦距。
  他的嘴唇上下颤动几回,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沙哑着嗓子发出几个音节,“阿瑶...”
  金光瑶玩味的笑了笑,然后如今的笑容已牵动不起先日风情种种的红唇,只有一副透着风的骨架保持着上扬的姿态,显得更加空洞可怕。
  “怎么,原来害我变成这样的人也会害怕么?”
  蓝曦臣听到他的话,像被骆驼压上了最后一棵稻草,不堪重负的跌到了地上,把脸深深的埋在双手间。昔日稳重大气的蓝家家主,此时竟以一个孩童的姿态,跪坐着茫然无措。
  金光瑶不再看他,转身面向魏无羡笑了:“既然仇人都到齐了,那么游戏就可以开始了。”
  他猛的挥下手臂,众鬼得了指令嘶吼着扑向被包围住的人们,一直站在金光瑶身边的聂明玦也风驰电掣般的奔向了魏无羨朝他扑杀过来。
  魏无羡急急闪开,跳到一棵树上去,拔出随便,在剑上贴一张符咒砍向正要跳上来的聂明玦。
  亮白的剑光如闪电劈过,却没能在聂明玦赤裸的上身留下一丝痕迹。
  魏无羡咋舌不已,想不到这家伙在棺内的这几年升级了啊,符咒竟已不能伤他肉体。
  挨过这一剑后的聂明玦更加愤怒,双臂捆住树干猛的发力,魏无羡抓紧猛烈的震动的枝桠,不一会儿竟感到了一种失重感,他和树干一起被聂明玦举到了空中!
  不等聂明玦像小孩摔积木一样把他从树上摔下,魏无羡先召出随便,腾身飞到空中,接着就看到刚才他落脚那颗树被砸到地上成了一个深有二尺的坑。
  本以为逃到空中聂明玦便不能耐他何了。可谁知他甫一升到空中,如雨般的碎石便铺天盖地向他袭来。
  石子虽小但杀伤力却不能低估。魏无羡亲眼看着它与划破空气空气闪出的一道道刺目的火花。纵使魏无羡再灵敏,也免不了一时疏忽被它剜去一块皮肉。
  魏无羡心中一阵唏嘘,感叹身手不如从前了,但与这飞石应付久了也多少找回了些感觉,争分夺秒地观察了下地下的众人情况,发现并不必他好多少。
  他们的灵力似乎也被禁锢住了,纵使人多,但行动速度都极慢,憋着浑身一股力气没法使出来。此时的他们与赤身上阵的聂明玦斗杀,简直像是失去庇护的小鸡与老鹰在抗争,力量极其悬殊。
  被困于法阵多时的蓝忘机此时心中也已焦急如焚,倏尔观见阵外一滴血液溅到法阵上,似是化开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缺洞。
  一旁的蓝启仁也注意到这点,两人急急挥剑砍向自己的手臂,以血化阵,终于强行打开了一个缺口。
   蓝忘机踏上避尘就往魏无羡身边飞去。魏无羡见他逃出法阵,欣喜的差点没忍住要从随便上跳出去扑进他的怀里。稍微稳定了情绪后说道:“二哥哥,你护着我,我用陈情操控底下的凶尸群先。”
  蓝忘机依言舞剑为他挡下每一块袭来的石子,魏无羡得了自由,手中陈情一扬,唇边气息徐徐倾吐,曾经能轻易驱动万鬼的笛声从高空沉重的压来,地上凶尸很快就受了控制,掉头转向金光瑶将他团团围起。
  聂明玦见此,立刻停下向空中掷石子,嘶吼着奔向正要扑杀到金光瑶身上的两只凶尸,将他们撕得粉碎。
  金光瑶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被自己召来的凶尸包围,任凭周身如恶犬般嘶嚎的低级凶尸靠近也不出手,淡然的走到仍跪坐在残缺的法阵里没有出来的蓝曦臣身边,以俯视的视角看着他,道:“二哥,你看现在我们兄弟三人,好像都团聚了呢。”
  “只是,我和大哥都成了恶鬼之身,唯独二哥你一个人,还活的悠闲自在。”
  蓝曦臣瞳孔猛然一缩,宽大的肩膀上似有千金重物,压的他脊背弯曲。“是,是我对不起你们。”
  金光瑶抽出腰间宝剑,笑咪咪地弯下身,将闪着透骨寒光的剑递到蓝曦臣眼前。
  “不用这么自责,不过要是真的想谢罪,不如这样,还请泽芜君自刎,舍身来伴我二人可好?”

   蓝曦臣愣住了,金光瑶的话像铁钩爪生生抓在他的心口嫩肉上,疼,但是拔出来更疼。
   半晌,蓝曦臣那只苍白如雪的手伸向了寒剑,金光瑶笑的更深了。空洞的眉骨弯出一抹粲然的笑意,依顺的将剑递给了那人。
   可剑给没递到那人手里,就先给某人得了手。金光瑶虽然感觉不到刺痛,但太阳穴处被人塞了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他碎裂的颅骨上被插入了两根粗如手指的玄铁。
   是刺颅钉。
   魏无羡向后退一步,见金光瑶果然没有再向他攻击上来,很是惊喜,“没想到薛洋这小子发明的东西还有点作用。”那边蓝忘机也在聂明玦脑中插了刺颅钉,向他走过来。
   蓝曦臣闻有异动终于抬起头看向金光瑶,在两人眼神对上的电光火石间,金光瑶一霎时竟挣脱了控制,将手中的剑狠狠刺入蓝曦臣腹部。蓝曦臣也没反抗,生生受住了。
   魏无羡一惊,急忙念咒,这才止住了金光瑶将剑再次捅入蓝曦臣腹中。
   蓝曦臣手捂腹部,嘴角溢出鲜血说不出话来哀伤的看着金光瑶和聂明玦。蓝忘机扶好兄长,魏无羡念起更强大的咒,控制住金光瑶和聂明玦,防止他们再有动作。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刺颅钉控制不了他们多久。”
  “那该怎么办?”蓝忘机紧盯地上的两个凶尸。
  “凶尸,集天地之怨气者。聂明玦和金光瑶死时怨气那么重,加上在石棺内二人力量都变得很强了,非戮杀之法可以使其绝也。要想镇压住他们,唯有使其魂魄困于更强大的精元中,让他们的力量被精元吞噬,消磨他们的神魂,最终使其得以灭除。”
  “....也就是说,这又需要一颗强大的金丹了。”
  “不可!”蓝忘机怒然看着魏无羡,紧紧擒住魏无羡的手腕子,生怕他有异动。
  “啊呀蓝湛我也不想再提到金丹了啊!可恨这世上怎么什么事都有这玩意趟一趟浑水!”魏无羡骂道。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魏无羡咬了咬牙,眉头紧蹙。 “没有了,就算有,要找出这种方法也需要时间,但等到那时这俩人早就脱离我的控制为害天下了。”
  蓝忘机了然,手就要伸向避尘,被魏无羡急忙拦下。“蓝湛你这是要做什么?!”
  蓝忘机静静说道,“剖丹。”
  “蓝湛你疯了吗?!不想我剖丹便要剖自己的?你真想把我当年干的事儿都给做一遍?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宁愿死也不会同意的!”
  蓝忘机知道他是在说气话,打算安抚下他的情绪再进行下一步动作,毕竟若是今天没有人献上一颗强大的金丹,这山上乃至山下的众生,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但他却没料想到下一步会是这样。
  手捂剑伤的蓝曦臣稳了稳身形,断然道,“我来。”
  忘羡二人齐齐看向他,眼满是惊异。“兄长?!”
  蓝启仁气的胡子都快飞了,“涣儿,不许胡来!!”
  蓝曦臣垂下眼睫,“这是我欠给他们的。也是我欠给世人的。这颗困神丹,当然该由我来还。叔父,还请您不要阻拦。”
  蓝忘机还想再劝,但也心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大概是生前便已经注定。
每个人都是自出生那一刻伊始,便早已负债累累,你欠着我,我欠着你,缘即是债,债即是缘,谁人又能谈得上两不相欠?
  于是蓝曦臣举起剑刺进自己胸口。硬铁在血肉中翻搅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听了都觉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但蓝曦臣没有停下,准确的找到了金丹的位置,冰凉的剑刃将那个脆弱而炙热的小球剜下,剧痛霎时在心口蔓延。蓝曦臣倒吸着冷气颤抖着将它拿了出来,再也忍不下痛晕了过去。
  蓝启仁看着自己爱徒生受如此苦难,急火攻心的一下昏倒在地。
  魏无羡见事已至此立即以血画符,将聂瑶两人的神魂抽离,强行困入蓝曦臣的金丹里。
  不知是否是错觉,那一瞬他感觉到了金光瑶是魂魄溢发出的一种强烈的情感。似有喜悦,可是其中又泛着泠泠悲伤,似有满足,却又惶惶无措如迷行旅人,不知何处为归途。
  那两股强大的力量挤缩在那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越撑越大,仿佛充足了气的气球,再也囊括不下一丝一毫力量。终于,蓝曦臣金丹带着那两缕神魂,一起爆炸了。那一瞬间时空仿佛静止,天地像是被一把巨斧劈开,又像是两颗巨大的陨石相撞,漫天都是火花四射,灼浪滚滚,爆破的声音震耳欲聋,产生的力量以波的形式撼动整块大地,周围山河树木皆为之动摇。
  魏无羡被震的跌出十米开外,蓝忘机比箭离弦更快地飞出去抱紧了他,在他们就要撞上一颗参天古木在他身后当了一个厚实的肉垫。
  但即使这样两人还是抑制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魏无羡熟知金丹从体内生生剥离的感觉,不希望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再像他一样经历一次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而且就算是蓝家人能忍疼,也不能在没有医者照顾的情况下这么乱来。来不及顾自己身上的伤,魏无羡脱离蓝忘机的怀抱,“快,先回去给你哥止痛。”
  两人点了蓝曦臣胸口的穴位,暂时止住了不住往外流的血,然后两人又给他输送灵力。几个小辈采来了一些草药碾碎敷上,勉强算是包扎好了伤口。蓝启仁也从昏迷中惊醒过来,看着蓝曦臣一点血色也无的脸,心中悲痛不已。
  魏无羡又找来一些木枝做出支架,把蓝曦臣抬了上去,要尽快把他送回云深医治。
  刚恢复力量的众家主也来帮忙,捡拾齐方才乱斗掉下的兵器,没受伤的搀扶着伤患,长辈带着自己的小辈,御剑归去。
  临行前,众人看了一眼方才金丹爆炸的地方,已是一丝残魂的气息也没留下了,都感到唏嘘不已,但终归也放下了心。
  毕竟心头一大祸患已除,接下来终于可以过上平静安稳的日子了。
 
 

 
 
 
 
 
 
 
  

评论(16)

热度(142)

  1. 芳菲阑珊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