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

共携手【忘羡】【生子】10


平和安定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熏人的夏风远去,飘萋的落叶归根,转眼间新年将至。

魏无羡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好像是在里面塞了一个气球,小家伙就躺在里面在里面,轻轻地吐着泡泡。

一个个小泡泡慢慢撑起了那一层薄薄的皮肤。原本一马平川的腹部此时像是挂上了一大团沉甸甸的果实,肚子变得圆润光滑。

到了孕期后段,小家伙长大的速度更是惊人,仿佛每天都在很努力的汲取营养好快点长大蹦出来似的,在腹中拿着一把小刷子,仔细勾画出这块属于自己的领土,没过几天又嫌它拥挤,分外贪心的把原先的痕迹擦去,再画出一个更大一点的圆弧,然后便心满意足的化作一只小海豚欢乐的在肚子里滚动两下。

这就是所谓胎动了。

头一回感受的时候魏无羡还还有些发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依稀感觉似乎是他肚子里的小家伙碰了他一下,不知是那米粒儿大小的小拳头还是不比瓜子仁长的小脚丫轻轻踩了一下他的肠【】壁。

像一只小鱼苗,在不经意间,悄无声息的窜上来,轻轻亲吻一下水面,然后便又潜下去,留下方才惊动的水面。 一圈圈荡起的涟漪就这么流淌进魏无羡的心窝里。

魏无羡像偷食了什么甜头,激动的扑棱着胳膊一路大呼小叫找到蓝忘机。 闪着星星眼告诉他,刚才他刚才他感觉孩子动了。

蓝忘机也很激动,把耳朵轻轻贴在肚皮上想好好感受一下自己小白菜的动静。无奈小家伙很不给面子,听了半天也每个回响。像一只小鱼藏进了接天蔽日的莲叶之中,无论魏无羡怎么拨动水面也不肯再出来。

但此后小鱼冒泡的次数便逐渐增多了,仿佛也以耐不住寂寞,想和他的爹爹见面。有时小家伙甚至会大力的在肚皮上乱顶,圆润的肚皮便会鼓起小小的一团肉。魏无羡便把蓝忘机的手覆上去,果然摸到了孩子在动,而且这一小坨肉刚下去,就又有一小坨肉顶起来,像小鸡啄米似的轻轻在蓝忘机手里啄一口。

蓝忘机感受到手中肉团那微小的动作,心中溢满了无以明述的情绪。他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凝视着这白花花的肉团,仿佛能感觉到他在生长,在呼吸,在呼唤着外面未知而美好的世界。

魏无羡被孩子你一拳我一脚的顶的瞬间有点脱力,蓝忘机扶住他,他笑着抹掉眼角被小家伙折腾出的泪水:“嘿二哥哥你说我肚子里揣着的没准儿还真是俩大白菜,你看看这此起彼伏的,明明之前怎么叫都没个声儿的,这倒好,今儿个一起上阵了。”

蓝忘机搂着人轻轻的帮他按揉着腰,低声道:“不好。要打。”

魏无羡笑的更厉害了:“哈哈哈哈二哥哥我才不信你舍得打我们白菜呢。也就你们家叔父是个打压白菜专业户好吧哈哈哈,不仅打白菜还天天往白菜上撒农药防虫害噗嘶噗嘶噗嘶。”

白菜长大了,背在身上自然也就沉了,这可着实委屈了他爹的老腰。

魏无羡常是站一会儿就会感觉腰酸背痛,走路也变得困难,低下头来都看不见自己的脚趾尖儿,只能看见一个圆润的小肉山沉甸甸的在腰上挂着。

蓝忘机也心疼他每天站着辛苦,于是不让他下床走动,吃饭洗漱也都是准备好了拿到床上来,魏无羡也就乐呵呵的享受他家二哥哥的五星级服务。每天只要窝在床上,勾勾手就能立刻把人唤来,喂葡萄喂苹果喂安胎药。

喝完了药还可以撒撒娇让蓝忘机嘴对嘴喂一颗酸酸甜甜的话梅糖。美滋滋的嗦着糖果,看着蓝忘机红着脸的样子,魏无羡感到自己现在的生活简直快活似神仙。连蓝启仁那老头看着自己每天活在被子里动都懒得动的样子也不表示明显的嫌弃神情了,只说了一句好好休息。

快乐的在床上过了一个月待产期,魏无羡感觉自己几乎要长在床上了,瘫在床上每天不动也腰疼。一天夜里实在是睡不着,魏无羡百无聊赖地爬起来,却爬没有看见蓝忘机。于是决定不再躺着了,开启了深夜寻夫的重大使命。

魏无羡刚推开静室的门,寒流便洪水猛兽般一股脑冲过他涌进静室,似乎也在贪恋室内的温暖,魏无羡这才意识到屋内外温差有这么大,忙又加了好几件大氅还嫌不够,干脆又躺进被子里,把自己卷成一个煎饼果子,然后才满意的一扭一扭出了门。

漆黑的夜幕中雪花似柳絮般飘飞着。魏无羡惊奇的发现屋角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门廊和窗柩贴上了小辈们剪的窗画,平日幽静出世的云深竟也有了一丝亲切的年味儿,此时虽是半夜无人,也让人有一种家人就陪伴在身侧的暖暖的温馨之感。

是了,魏无羡前世也不是没过过一个喜庆热闹的年,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却是他第一次有一种很踏实很放松的感觉。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要用尽力气去开心的玩闹放声大笑,才能不然驱走心中的隐隐攒动的不安,才能不让那美好的景象变成黄粱一梦。

别人叫这种感觉叫什么?

大概是叫归属感吧。
仿佛他本来就该出现在这里,面对这里的景象,而他前半个人生都是为了此刻羽化成蝶来这里遇见他的蜜糖,他的花朵,他的光。

他的,蓝忘机。

魏无羡小步踢着有些过于长而拖在地板上的棉被,心里默默想着。

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后悔,如果可以让他决定,他也不会选择越过前半生的苦痛。

因为在他的前半生有江澄,有阿姐有温情,有温宁,有温家老老小小。

他不愿错过,有他们在的人生。

所以,即使倾尽所有,他也想偿还那些因他肆意趟过而变得悲惨的生命。免得他这欠下几世的债,他会一世一世,一个灵魂一个灵魂的弥补,即使最后耗得魂飞魄散也甘之如饴。

因为他知道,有个人会一直陪着他。

雪水顺着房檐嘀嗒嘀嗒的往下掉,寒风也尖叫着往人脑门子上窜。

可魏无羡好想听不到也感受不到寒冷似的,更加快速的迈动已经冻的僵硬的四肢往前走着。

太好了,他就在那。

一把抛下已经被他折腾的褶皱不堪的棉被,小猫似的欢欣雀跃的钻进了那人怀里。

“怎么起来了?”边说边把人裹进自己带着体温的衣服里。

“想你了,来看你。”
魏无羡嗅了嗅散在鼻尖萦绕着的的蓝忘机的发香。
曾那么多次说过的情话像冒着热气拔丝儿的蜜糖,浸满了两个人的心。





一拖就拖这么久没什么借口好说的,,寒假内大概会再更一两次,开学估计就真的没时间了。不过大家放心,坑我不会弃的,考完试就回来好好练习写作,把坑填完哈哈哈
希望等我回来不要粉都掉光啊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189)

  1. 芳菲阑珊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