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

共携手【忘羡】【生子】11

“嘶——”

又是一阵抽痛,腹中肌肉似乎宁做了一团要绞尽他所有的力气。

魏无羡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宫缩了,快到临产的日子,大过年的这几天肚子里的小王【】八犊【】子们就发了狠的折磨他。

魏无羡抓紧被自己体温裹得温热的被子,尽量调整有些颤抖的气息,一手紧紧捂住腹部,默默的忍着这持续了快有五分钟的阵痛。

蓝忘机一进门便看见魏无羡又缩作小小的一团蜷在被窝里,知道他正难受的紧,便走到他身边,轻轻将人环住。魏无羡也没力气回应他,就抓住了他的一只小指头。

俩人都没说话,等过了好几分钟,感觉到扣在指尖上紧紧的力度终于松了下来,蓝忘机知道他这段阵痛总算是挨过去了。

轻轻吻了吻他被冷汗浸湿的额头,端起刚煮好的粥,放到嘴边吹了吹,递到魏无羡嘴边,眉目间凝着的心疼神色都化在了这勺粥里。

他知道这份疼痛他无法替他分担,只能尽量让他稍微舒服一点。

魏无羡看着他家二哥哥满眼都是愧疚的神色,立马乖乖的吃了一大口粥。喷香软诺的热流滑进胃里,让他无力的身躯又找回一点劲儿。

“蓝湛这粥太好喝了,再来一口~!”

蓝忘机看他缓了过来了点,心上也放松了些,闻言立刻送上早已吹好的第二口粥。

两人配合的极默契,一吃一喂的很快一碗粥就见了底。

魏无羡满足的畅叹一声,随即便叼着勺子开始对着肚子骂骂咧咧的骂起来:“小王【】八【】蛋,哪有一大早就开始折腾你爹的?折腾就算了,还总也不出来。也不知道江澄那小子过来没,我让他带烟花过来赶紧的把你们给吓出来。不对,烟花还不够响,就该让他带两箱爆竹,让你们利利索索的赶紧从爹肚子里滚【】蛋!”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顿威吓真的起了作用,当天晚上,俩包子就如愿以偿的乖乖从他肚子里“滚”了出来。

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实在是卡的太久,生产的时候反倒是异常的顺利,从宫【】口刚开到三指到俩包子的头都倒着从里面溜出来,整个过程可谓是势如破竹迅猛快捷。

但迅猛归迅猛,该疼的还是得疼。
这妊娠的疼痛跟魏无羡从前受的那些伤痛不一样,刀剑带来的伤都是从外面割伤不那么娇嫩的皮肉。而这两团比拳头还大的肉刃确啊从身体里面要将他整个人生生劈开,他们像两柄钝刀一样一点一点磨出前进的路。
这样的疼,是一碗小麻醉药抵挡不住的,饶是能够忍受疼痛的魏无羡,也被妊娠的疼痛折腾的精疲力尽。

等倆孩子终于生了出来,产婆将还带着血的他们抱到了他面前,他虚虚的看了两眼,有气无力的评一句:“这么丑,枉费我辛辛苦苦生出来。”便倒头晕睡了过去。

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这次一睡就睡上了三天三夜。

这三天里,魏无羡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到了小时候将他抱在温暖的怀中的娘亲,梦到了那将他高高的举在肩膀看着他发出爽朗的笑声的爹,梦到了记忆里满树嫩黄,盈盈飘香的桂花树,梦到了娘亲摘桂花上桂花酿成的甜甜的桂花酒....

这个梦好长好长,像是打开了大脑深处某个尘封多年的匣子。不知是真是幻的童年往事都闪着星子冒着泡从沉寂的脑海中浮起来。

这个梦也过的很慢很慢,慢的足够他回忆清楚这半辈子的起起落落悲欢离合。

魏无羡无言的看着,想着。觉得这个梦,这个节点似乎就是用来给他看看自己的前尘往事的。他一件一件慢慢看着,等回顾完了,梦似乎也快要结束了。

在魏无羡感觉自己快要从这场长长的梦中醒来时,他的娘亲对他说了一句话,他听不见她的声音,但从她嫣红的唇角边他读出了她的那句话。

“阿婴,我们希望你幸福。”

可以了,娘。
我已经足够幸福了,幸福到心中再多盛一分便会怀疑这是在做梦的程度。
我已经有了值得一生爱下去的人,还有了我们共同的孩子,一切都很好,你们放心。

藏色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笑着拥紧了魏长泽,两人一起将手搭在他的手上。

魏无羡看着他们是身影渐渐模糊,衣服的颜色也渐渐淡去,像一副褪了色的水彩画,最后画面只剩一片白。光似乎很亮,有些刺眼,让他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

谁知一睁眼,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聒噪声。

“魏无羡,都睡三天了,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都退化成猪了吧?”江澄在他面前来回的转悠。

魏无羡不满的发出啧的一声,“去去去,一边儿去,刚做了个美梦第一眼就看见你小子真是晦气。”

用手示意江澄赶紧闪开别碍视线,然后瞪大眼睛
眼往他两边望,却没看着他家二哥哥。有些失望的问道,“蓝湛呢?”

“瞎啊,就在你枕头边上呢!”成功获得了来自某人对待傻子似的怒吼。

扭头一看,发现蓝湛还真就趴在他床边,估计是一直守着他,晚上也只在他身边趴了一会儿,现在被他和江澄给吵醒了正睁着大眼睛注视着他。

都说美人的眼睛会说话,魏无羡觉得这双秋波粼粼的眼睛此刻就在对他说着:“怎么睡了那么久,我都担心死你了。”

魏无羡边想边觉得心疼坏了,怎么就让蓝湛等了他那么久呢。于是连忙一把连人带被子的扑到他家大美人儿身上。

蓝忘机稳稳抱住了了这团“飞来横货”,把他露出来不安分的胳膊又给塞回了被子里,然后用额头抵上他的额头,继续用会说话的大眼睛与他对视:“魏婴,我想你了。”

魏无羡赶紧也眨巴眨巴眼睛:“二哥哥,我也是,可想可想了~”

一边看着一边心中暗喜,发现新大陆似的又发现了蓝湛的一大新技能:撒娇都是用眼睛撒的!

江澄看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一层,被腻的实在站不住了,咬牙切齿的对他俩说了一句,“你俩就不关心关心你们那俩孩子么?”

魏无羡这才感觉到他肚子里那俩揣了十个月的球原来已经卸下来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原本无聊时可以把手搭在上面当小桌板的小肉山就这么平了,压迫了肚子那么久的感觉也突然消失,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

“那我那俩球现在在哪呢?”

“隔壁给金陵蓝思追他们玩儿着呢。”说罢便扭头离开了静室,因为预感到接下来肯定会有更辣眼的举动。

果不其然,魏无羡一阵怒吼:“我都还没玩儿呢他们就先开始玩儿上了?”于是便一把捞过蓝忘机的脖子,蓝忘机也熟练的把人裹着被子抱起,俩人杀气腾腾的冲向隔壁团子的屋里。

一进门,就见蓝家的小朋友们围着躺在婴儿床里的小团子,像看稀世珠宝似的切切私语。

魏无羡确是睁大了眼睛,欣喜的看着蓝忘机:“二哥哥,这婴儿床是哪儿来的?”

蓝忘机答道:“前些日子找了些木材自己做的。”魏无羡从这平平淡淡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自得的情绪,颇有些等着夸奖的孩子气在里头。

魏无羡笑了,把蓝忘机的脸掰过来狠狠的亲了一口。“我那次在学堂找到你不会就是在偷偷做床呢吧。天呐我们家二哥哥真是手太巧了,我真是三生有幸才能娶到这么贤惠的含光君啊!”说着又在蓝忘机脸上吧唧吧唧啃了好几口。

然后就如愿得到了贤惠的蓝忘机两只红彤彤的大耳朵。

一见含光君抱着俩包子的亲爹走了上来,众少年也不敢再围着,乖乖的退下来让亲爹们好好欣赏。

蓝忘机亲手做的婴儿床做的极好,架构牢固,外观好看。铺上绒绒软软的棉被,两个小娃娃就这么酣酣的躺在里面做着甜甜的梦。

初生儿脸上的皮肤在魏无羡闷头做大梦的三天里已经慢慢长开,已经像当时那样皱褶不堪,而是像最好的羊脂玉一般光洁润滑,又似刚入冬时窗前的那一抔新雪似的雪白动人。

虽然头上的胎毛还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根,是那种棕色的细细的发,看着就觉得软的可爱。但闭着的眼上的睫毛已经很浓密了,随着婴孩浅浅的呼吸的上下轻轻颤动着,像两把小刷子,轻轻的在他们眼窝处留下一小片阴影。

俩小包子互相面对着面,两颗小脑袋微微往对方的方向倾,像是心灵感应似的,睡觉也牵着小手,胖乎乎的藕似的小手只有大人两个指头那么大,看上去可爱的不得了。

刚出生的小孩其实看不怎么出来是男还是女的,一旁的乳娘告诉魏无羡这一个是小公子一个是小小姐。

他们出生的时候是小公子先出来的,然后小小姐就拽着他的脚脖子紧接着一起出来了。这到是真应了梦里那段,魏无羡觉得最近自己美梦成真的频率有一点高。

蓝忘机盯着他俩看了良久,肯定的说道:“嘴唇像你多一些。”

魏无羡闻言也仔细的瞅了瞅他家的两个小崽子,乐呵呵的评价了一句,“唉我倒觉得他俩那长长的眼睫毛像我们家含光君,一样的好看。”最后又吧咂吧咂嘴,总结道:“唉反正不错,比刚生出来那时好看多了,刚看他们第一眼简直丑的我都不想往下生了。”

磕碜话说在嘴里,目光里却不自觉流转着一分从未闪烁过的温柔。魏无羡学着梦中娘哄他睡觉那样似的用手轻轻推了推婴儿床,似乎已经端正了态度开始认认真真进入了 父亲 这一新角色。

蓝忘机也用手轻轻覆上魏无羡的手,掌心的温暖顺着掌纹无声的轻轻传递着力量。

是了,从此以后,他们就将用这两双手,像天下所有父母一样,共同为孩子筑出一个温暖的家,撑起一片广阔的蓝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生有你,真的真的已经足够幸福。






抱歉寒假也只更了两章,再更新要等六月考试以后了。
但是包子总算是生下来了,这篇文到这里也可以算是完结了,后面估计就是带孩子取名字等一些琐事了【明明整篇文都是在写琐事胡诌】
大家愿意等也可以,把它忘了也行。反正还有那么多太太写的精美的文可以享受嘿嘿嘿
最后送一个迟到的新年祝福:希望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都顺顺利利,可以每天快乐的爱忘羡啊哈哈哈
感谢你读到这里。∠(`ω´*)敬礼






评论(13)

热度(255)